定雪

生人勿近

滤镜拯救一切

滤镜拯救一切

瑞嘉——你给予的世界(完整版)

     格瑞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他梦见自己出现在一座巨大的建筑物里,这里到处都是机械仪器。
     他看到忙碌的人群,从他身边匆忙走过,却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一样。他看到近乎完美的科技在眼前运作,可以听到电流的传输声,氧气化作气泡冒出液体的咕噜声,还有机器运转的声音。
    以及,他看到了最完美的金色。
    阳光的热烈,在于毫无掩饰的散发光芒,而眼前浸泡在组织液里的少年,也是如此。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就算没看到他的眼睛,格瑞也下意识的清楚,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金色。
       这个梦的延续很长,他亲眼见证了这个少年的一切。从实验室里走出来,接受各种各样的测试和实验。随后,为了得到更加完美的战斗数据,少年去参加了凹凸大赛。
       战争之神的实验本意,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展现。在残酷无比的大赛中,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就拿到了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  当然,他也像任何人一样,看不到格瑞。格瑞就像一个不存在的旁观者,在他身边看着他战斗,看着他张扬的绽放光芒,然后看着他一路走下去……
        可是,格瑞知道他的名字,如同他本人一样,充满了盛气凌人的名字——嘉德罗斯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名字对格瑞来说有点奇怪,他花了相当长的时间,才彻底的将每一个字记住。然后在心底悄然的吐槽了一番取名之人。
        在最后那一场最值得观摩的战斗中,梦醒了。毫无征兆的,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       醒来之后,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……
       好在他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在在朝夕相处的发小和朋友眼中,显得一如往常。
        他记得自己做了个梦,可他不记得梦的内容,所以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失落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他生活的世界很宁静,宁静的千篇一律。但生活就是如此,安宁和刺激永远不会同时存在。刺激,是冒险者的游戏。相比之下,格瑞觉得他更应该处理好身边的事,比如繁杂的功课,笨蛋一样的发小,还有数不清的情书。好在他很有定力,在这样的生活里过得还算可以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他总是有一种错觉,他的生活不该是这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单色调的生活,如果突然闯进某种不合群的色彩,必定会引起波澜。就像眼前突然闯进视野的金色,不知道周围的人是什么感觉,但是格瑞清楚的感觉到,心脏的部位开始以与平常不相等的速度,快速而剧烈的跳动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莫名其妙……
     “这种渣渣,也敢出来丢人现眼,真是浪费时间”少年一只脚踩在那人背上,冷嗤一声不屑开口,稍显稚嫩的脸上尽是与之相差甚远的狂傲。
     嘉德罗斯,新转学来的天才学生,据说年纪还不够普通高中生的一半,就已经依靠自己的能力直接跳上高中,并且稳稳的拿到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。
    确实是天才,但是格瑞更不能理解的,是这人到底是怎么长的,明明年纪差那么多,却像只凶猛的老虎,基因强大的令人发指……
    但是,相比这些有的没的,更让格瑞在意的,是内心莫名失速的跳动。就像有人狠狠给了一击,然后丢失了该有的频率。
       好在他定力够足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……直到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你就是那个年级第二?”嘉德罗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人,虽然每一次,每一科他都稳拿第一没错,可是眼前这人每一次总能紧紧咬在身后。仅仅一两分的差距,让嘉德罗斯总有一种随时会被超越的错觉。虽然这种错觉从来没有应验过,但这很轻易的激起了嘉德罗斯的好胜心。无聊了这么久,他第一次有了斗争的欲望。尽管他在别人眼里还是年级第一。但这并不妨碍他把格瑞当做是合格的对手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少年习惯性的沉默着,抬眼却落入了满眼的金色,让他神色微怔。
       纯粹的,犹如太阳般热烈的光芒,总能让格瑞生出在哪里见过的错觉……
        在他恍惚之际,眼前之人再度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很有实力,我要跟你比一场,就比下一次的考试,谁赢了,输的人就要答应他一个条件,怎么样。”明明是询问的话语,却是肯定的语气。一如他的作风,盛气凌人,根本没有给格瑞拒绝的打算。
        “嘉德罗斯……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……”说出这样的话时,不仅仅是格瑞周围的人,就叫他自己都觉得破天荒。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后悔,对面的人已经反应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 对于嘉德罗斯这个天才来说,身边从来不缺乏吹捧者和跟随者。但往往是这样,他反而觉得厌恶。所以当格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只是花了数秒的时间微怔,随即唇角勾起冷笑:“嘁,格瑞,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不一样呢。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,还是省省吧。”
       明明这人已经说出厌恶意味十足的话语,明明这人已经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,格瑞却觉得,这样的嘉德罗斯,仿佛就要和记忆中的某个影子重叠起来一样,让他,竟然有一种想要追上去的感觉……
       事实上,他也真的跟了上去,所以,才会撞见嘉德罗斯在教训上门挑衅的人这种场景。
       察觉到格瑞就在身后,嘉德罗斯淡淡的瞥了一眼,顿时觉得连教训眼前的渣渣都没意思了,冷嗤一声后转身离开。对于失去兴趣的对手,他从来不屑于继续纠缠。
     “我不认识你,别再跟着我了。”恍惚间,这句话无比的耳熟,却又不知道曾在何处听到。但嘉德罗斯并没有在意,故作潇洒的就给了格瑞一个背影。
       然而此时,他并不知道,格瑞已经决定了下一次考试要胜过他。内心的疑问得不到解决,让格瑞心里很不舒服。也许真的有什么,不能忘记的事,被他忘记了……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“恭喜你,嘉德罗斯参赛者,你赢得了本届凹凸大赛的胜利,获得视线一个愿望的权利,说出你的愿望吧。”
      眼前的身影被光而立,看不清到底长了什么模样。不过,倒是符合那些人对他(她)的形容。高高在上的创世神……
      嘉德罗斯感觉到有血红色的液体渗进了他的眼角,视线顿时一片血色。他却丝毫不在意,迎着刺眼的光直视眼前之人。他的身上沾染了无数人的血迹,到底是谁的,已经分不清了。但他没有忘记,他是怎么样才走到这里的。所以,当他面临着眼前神明的强大威压是,依旧一字一字,无比清楚的说出了那个愿望。
       “我要一个全新的世界,那里生活着全新的他们。”
        战争之神是不需要感情的,所以参加大赛时,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说出这种话的一天。但这又像是一早就注定了一样,在此刻显得理所当然。
        “创造一个世界,将意味着牵动其他世界的命运,你必须付出代价。”在神的世界里,你没有权利反驳。无论给予什么样的结果,都必须承之任之。高高在上的神明如是说,“吾将抹杀你们之间一切的羁绊,你可愿意?”
         一步好棋,不在于你能得到什么,而是你什么也没失去,对手却要失去一切。没有人能在创世神这个博弈手上得到不需要代价的好处,这一点,来过这里的人都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眼前的少年微微垂首,光线撒落发间在脸上形成阴影,却遮不住他嘴角的狂傲。嘉德罗斯的字典里,是不会有放弃两个字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,这种代价,对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很清楚,无论还记不记得这里的一切,只要能见面,格瑞就一定还能认出他来。这一点自信,无关自大,仅仅是因为信任。
    

你给予的世界————瑞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续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这种渣渣,也敢出来丢人现眼,真是浪费时间。”少年一只脚踩在那人背上,冷嗤一声不屑开口,稍显稚嫩的脸上尽是与之相差甚远的狂傲。
     嘉德罗斯,新转学来的天才学生,据说年纪还不够普通高中生的一半,就已经依靠自己的能力直接跳上高中,并且稳稳的拿到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。
    确实是天才,但是格瑞更不能理解的,是这人到底是怎么长的,明明年纪差那么多,却像只凶猛的老虎,基因强大的令人发指……
    但是,相比这些有的没的,更让格瑞在意的,是内心莫名失速的跳动。就像有人狠狠给了一击,然后丢失了该有的频率。
       好在他定力够足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……直到……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你就是那个年级第二?”嘉德罗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人,虽然每一次,每一科他都稳拿第一没错,可是眼前这人每一次总能紧紧咬在身后。仅仅一两分的差距,让嘉德罗斯总有一种随时会被超越的错觉。虽然这种错觉从来没有应验过,但这很轻易的激起了嘉德罗斯的好胜心。无聊了这么久,他第一次有了斗争的欲望。尽管他在别人眼里还是年级第一。但这并不妨碍他把格瑞当做是合格的对手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少年习惯性的沉默着,抬眼却落入了满眼的金色,让他神色微怔。
       纯粹的,犹如太阳般热烈的光芒,总能让格瑞生出在哪里见过的错觉……
        在他恍惚之际,眼前之人再度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很有实力,我要跟你比一场,就比下一次的考试,谁赢了,输的人就要答应他一个条件,怎么样。”明明是询问的话语,却是肯定的语气。一如他的作风,盛气凌人,根本没有给格瑞拒绝的打算。
        “嘉德罗斯……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……”说出这样的话时,不仅仅是格瑞周围的人,就叫他自己都觉得破天荒。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后悔,对面的人已经反应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 对于嘉德罗斯这个天才来说,身边从来不缺乏吹捧者和跟随者。但往往是这样,他反而觉得厌恶。所以当格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只是花了数秒的时间微怔,随即唇角勾起冷笑:“嘁,格瑞,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不一样呢。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,还是省省吧。”
       明明这人已经说出厌恶意味十足的话语,明明这人已经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,格瑞却觉得,这样的嘉德罗斯,仿佛就要和记忆中的某个影子重叠起来一样,让他,竟然有一种想要追上去的感觉……
       事实上,他也真的跟了上去,所以,才会撞见嘉德罗斯在教训上门挑衅的人这种场景。
        察觉到格瑞就在身后,嘉德罗斯淡淡的瞥了一眼,顿时觉得连教训眼前的渣渣都没意思了,冷嗤一声后转身离开。对于失去兴趣的对手,他从来不屑于继续纠缠。
      “我不认识你,别再跟着我了。”恍惚间,这句话无比的耳熟,却又不知道曾在何处听到。但嘉德罗斯并没有在意,故作潇洒的就给了格瑞一个背影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此时,他并不知道,格瑞已经决定了下一次考试要胜过他。内心的疑问得不到解决,让格瑞心里很不舒服。也许真的有什么,不能忘记的事,被他忘记了……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“恭喜你,嘉德罗斯参赛者,你赢得了本届凹凸大赛的胜利,获得视线一个愿望的权利,说出你的愿望吧。”
       眼前的身影被光而立,看不清到底长了什么模样。不过,倒是符合那些人对他(她)的形容。高高在上的创世神……
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感觉到有血红色的液体渗进了他的眼角,视线顿时一片血色。他却丝毫不在意,迎着刺眼的光直视眼前之人。他的身上沾染了无数人的血迹,到底是谁的,已经分不清了。但他没有忘记,他是怎么样才走到这里的。所以,当他面临着眼前神明的强大威压是,依旧一字一字,无比清楚的说出了那个愿望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一个全新的世界,那里生活着全新的他们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战争之神是不需要感情的,所以参加大赛时,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说出这种话的一天。但这又像是一早就注定了一样,在此刻显得理所当然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创造一个世界,将意味着牵动其他世界的命运,你必须付出代价。”在神的世界里,你没有权利反驳。无论给予什么样的结果,都必须承之任之。高高在上的神明如是说,“吾将抹杀你们之间一切的羁绊,你可愿意?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一步好棋,不在于你能得到什么,而是你什么也没失去,对手却要失去一切。没有人能在创世神这个博弈手上得到不需要代价的好处,这一点,来过这里的人都清楚。
         眼前的少年微微垂首,光线撒落发间在脸上形成阴影,却遮不住他嘴角的狂傲。嘉德罗斯的字典里,是不会有放弃两个字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呵,这种代价,对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他很清楚,无论还记不记得这里的一切,只要能见面,格瑞就一定还能认出他来。这一点自信,无关自大,仅仅是因为信任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,对那个世界的向往,他义无反顾。

瑞嘉——你给予的世界(一直都是嘉嘉主动,这次写写瑞瑞主动吧)

     格瑞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他梦见自己出现在一座巨大的建筑物里,这里到处都是机械仪器。
     他看到忙碌的人群,从他身边匆忙走过,却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一样。他看到近乎完美的科技在眼前运作,可以听到电流的传输声,氧气化作气泡冒出液体的咕噜声,还有机器运转的声音。
    以及,他看到了最完美的金色。
    阳光的热烈,在于毫无掩饰的散发光芒,而眼前浸泡在组织液里的少年,也是如此。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就算没看到他的眼睛,格瑞也下意识的清楚,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金色。
       这个梦的延续很长,他亲眼见证了这个少年的一切。从实验室里走出来,接受各种各样的测试和实验。随后,为了得到更加完美的战斗数据,少年去参加了凹凸大赛。
       战争之神的实验本意,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展现。在残酷无比的大赛中,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就拿到了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  当然,他也像任何人一样,看不到格瑞。格瑞就像一个不存在的旁观者,在他身边看着他战斗,看着他张扬的绽放光芒,然后看着他一路走下去……
        可是,格瑞知道他的名字,如同他本人一样,充满了盛气凌人的名字——嘉德罗斯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名字对格瑞来说有点奇怪,他花了相当长的时间,才彻底的将每一个字记住。然后在心底悄然的吐槽了一番取名之人。
        在最后那一场最值得观摩的战斗中,梦醒了。毫无征兆的,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       醒来之后,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……
       好在他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在在朝夕相处的发小和朋友眼中,显得一如往常。
        他记得自己做了个梦,可他不记得梦的内容,所以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失落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他生活的世界很宁静,宁静的千篇一律。但生活就是如此,安宁和刺激永远不会同时存在。刺激,是冒险者的游戏。相比之下,格瑞觉得他更应该处理好身边的事,比如繁杂的功课,笨蛋一样的发小,还有数不清的情书。好在他很有定力,在这样的生活里过得还算可以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他总是有一种错觉,他的生活不该是这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单色调的生活,如果突然闯进某种不合群的色彩,必定会引起波澜。就像眼前突然闯进视野的金色,不知道周围的人是什么感觉,但是格瑞清楚的感觉到,心脏的部位开始以与平常不相等的速度,快速而剧烈的跳动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莫名其妙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