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柒

产刀专业户,糖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会有糖了(真香也不可能)

瞎几把写写——嘉瑞

   虚无,飘渺,黑暗,无尽……
   脚下没有丝毫实感,踏出的每一步,都像是幻想之物。黑暗中没有参照物,也许所走的路程,不过是以点幻想出来的线。
    耳边传来谁的呼喊,忽远忽近,恍若错觉。明明想停下来倾听,脚步却不受控制的向前麻木的迈着,一步,再走一步……
     身侧握着的武器,末端落在地面,连摩擦也没有声音。
     这是梦吧……或者是幻觉……也许,走完这段路,就能醒来了……
     思绪不清楚,恍恍惚惚的糊涂,像是有千万看不见的丝线,缠绕着身体的每一寸角落,带动麻木的身体前行。
     好了……再走一步吧……反正,已经麻木到不会累了……又或者,是疼到麻木的心,不会再有其他感觉了。
    似有微光亮与前方,略显僵硬的抬头,那微弱的光,在整片黑暗中,竟生出针尖般的锐利感。明明微弱,却无法忽视。
    呵,光么……
    内心世界的光,早就已经熄灭了啊……别开玩笑了……
    绝望的下一瞬间,金色的瞳孔陡然收缩,仿佛在为那抹绿色聚焦。
     绿色…………
     绿色!
     脚步开始挣扎,心速开始加速,唯有视线,从未移动半分。
     像是与无形的丝线挣扎了许久,脚步开始越迈越大,直到空间里开始响起单调的脚步声,直到需要沉重的呼吸来支撑前进,直到心脏跳跃出激烈的曲调……
     伸出手,指尖那头,就是那片绿光,那阵温度,那道……身影……
    终究是挣不过那缠绕的丝线,身体一个踉跄,重重的摔了下去。
    手上,脸上,所见之处,隐藏的丝线遍布,就像……
    就像那人的血一样!丝丝扬起,丝丝破碎!
    神通棍刺穿了单薄的身影,那日扬起的血,溅落的红,就像这丝线一样……
    颤抖的瞳孔被透明的液体浸染,俞加模糊的视线中,那道光一闪而灭……
    是啊,内心世界的光,早就熄灭了……
    没关系,只是梦而已,只是幻觉而已。让我睡会……等我睡醒了,你可以不可以,再和我……
    “格瑞,来打一架吧!”

评论

热度(18)